首 页| 方志动态| 法规文献| 市情概览| 大事记| 人物长廊| 理论研究| 地方特色| 图说廊坊


您现在的位置:廊坊市地方志办公室 > 人物长廊 > 现代当代 > 徐健

徐健

作者:张泰源  文章来源:廊坊非遗  点击数:79  更新时间:2018-09-16



徐健——化朽为奇的草根技艺


    精雕细琢的黄鹤楼,古香古韵的故宫角楼,庄重又不失玲珑的飞云楼……在永清县秸秆扎刻匠人徐健手中,一个个用高粱秸秆搭建而成的古建筑模型惟妙惟肖、精巧绝伦。在他的继承、发扬下,秸秆扎刻这门手艺发展成为了“中国一绝、世界无二”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9月7日,记者来到永清县刘街乡南大王庄村,探访了秸秆扎刻的神秘之处。永清秸秆扎刻制作技艺的传承者徐艳丰是一位地地道道从田野里走出的艺术大师,2008年,秸秆扎刻技艺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徐艳丰成为该项目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徐健,今年33岁,是秸秆扎刻制作技艺的年轻一代传承人。从幼年起,深受父亲徐艳丰的影响,对秸秆扎刻有着浓厚的兴趣,9岁起开始学习制作,至今已和高粱杆打了24年交道,他独立完成了近30件大型古建筑作品,并成为秸秆扎刻制作技艺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走进徐健的工作室,黄鹤楼、角楼、庆州白塔……记者发现他的作品都是我国的古代建筑。“我国的古建筑榫卯结构,造型精美壮观,最适合用秸秆扎刻来表现。”面对记者的疑问徐健这样解释。
     “扎制这些大的古建筑,每个都要几十万节高粱秆,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徐健指着“庆州白塔”告诉记者。而要把这几十万节高粱秆扎制成作品绝非说得那么简单。徐健祖辈是有名的木匠,到他这一辈已经是第14代,他能够成为扎刻匠人,正是得益于从小对房屋建造的耳濡目染和后天的勤学苦练。
     秸秆扎刻,并不仅仅是扎和刻这么简单的两道工序。它以高粱秸秆为原材料,以卡尺、剪子、锥子、竹签和油灯为工具,以建筑学、力学等为原理,纯靠手工扎刻成大型仿古建筑模型的手艺。从种到收,从选材到成品,这当中的每一步都必须手工完成。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唐代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提到的勾心斗角,原意是说建筑的内部结构是轴心勾连着轴心,两处伸出的屋角,相互扶持。扎刻艺术里的勾心斗角,非但不是针锋相对,反而是心心相印,互相牵绊。
    徐健介绍,秸秆扎刻与中国传统木质建筑的榫卯结构有异曲同工之妙——通过在高粱杆上开槽、扣榫,使秸秆咬合在一起形成特殊的榫卯接口,构建起一个牢固的框架结构。中国文化里有一个词叫作圆融,圆融指的是对称但不对立,有棱角但不争锋。这便是秸秆扎刻艺术所表达出的美学理念和哲学意境。
    “所有扎刻作品的骨架都是由六根高粱秆锁扣而成,将锁好的秆从下往上、从里往外,一层层做起来,就像盖房子。扎刻的关键是尺寸要掌握好。每根秆的直径都是用游标卡尺一一校对,误差不能超过0.3毫米。高粱秆不可能个个笔直,你看现在的梁柱都是笔直,那是因为在扎刻之前,用酒精灯一一烤过的。秆直且一样粗,扎刻出的作品才会整齐,而且这样装上的每扇门和窗都能够打得开、关得上。”徐健说。
    制作扎刻作品所使用的高粱杆,从播种开始,就和普通的高粱有所不同。扎刻作品中,不同部位所使用的高粱杆粗细并不一样。柱子需要粗一些,而窗棱比较细,这其中的奥妙就在种植。
     为此,徐家特地反复试验,培育了一种杂交高粱,通过播种的疏密程度,来控制高粱秆的粗细。谨守农时,让自然规律的精华发挥到极致。“收的早了,秸秆发软;收的晚了,秸秆会花。”徐健收获高粱杆的方法和别人也不大一样。制作扎刻的材料,并不是整根高粱杆,而是只有上边的一小段。花上一个星期的工夫,才能收集到一件扎刻作品所需的数量。为了保证材料达到最佳效果,采摘好的高粱秆要先风干,搁置一年后才能使用。
     “因秸秆扎刻制作周期长,难度大,完成一件作品往往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也赚不了什么钱,因此没有多少人愿意学习,只要有人愿意学,我就会倾囊相授。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有更多的人学习秸秆扎刻技艺,让这一技艺传承下去。”说到这里,徐健的神情充满期盼。
    如今,徐健化繁为简,将这门手艺运用到传统风车、蝈蝈笼子、中国结等作品中,把传统的大型古建筑做成小件的作品,随时携带、展示。他更是将秸秆扎刻带进课堂,让更多的青少年了解、学习传统文化。  
(转自廊坊非遗)
张泰源 图/文


友情链接:廊坊市人民政府 中国方志网 中国地情网 中国方志出版社 山东省情网
主办单位:廊坊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维护单位:廊坊市地方志办公室 [ 网站地图 ]
地址:廊坊市广阳道230号 电话:0316-2331877 E_mail:lffzw@lf.gov.cn
冀ICP备11003034号-3 冀公网安备13100302000660号 网站标识码:1310000043